第257章 合理解释

小说: 鎏心 作者: 林如意 更新时间:2020-10-18 04:44:05 字数:2292 阅读进度:258/261

左鎏轩想阻止都来不及了,骆金依拿着话筒对着大厅里的所有人,按照自己的心里想好的说法说了出来。

“感谢各位尊贵的来宾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我却没有给大家一个开心愉悦的夜晚,在这里我向大家鞠个躬,致上我最诚挚的歉意。

刚才的视频让大家受惊了,我有必要就这件事做一个合理的解释。

首先我要说的是,视频是真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对不起鎏轩,因此造成的所有责任我们都愿意承受!”

啪!骆爸爸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因为用劲过猛,骆金依白皙的脸上瞬时起了一个红巴掌印。

骆爸爸这一操作让全场寂静无声。

小霖子惊叫了一声,被曹羡薇捂住了嘴巴。

欧阳艺璇则在心里感叹了一句,骆老先生是真心对左总好的人。

这样的举动是把左总当自己孩子般看待的,否则哪个父亲会在女儿生日晚会上,当着这么多来宾下狠手打女儿呢?

来宾们彼此交换着眼神,有太多的话想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看来这是典型的两男争一女的戏码。

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时有发生,按说他们也见惯不惊了,可真落到他们一致看好,优秀出色的左鎏轩身上,就觉得万分遗憾了。

按理说,左鎏轩才应该是争胜的一方啊。

龚董耸耸肩,叹了口气。

不过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有当事人才是最有发言权的,外人自然无从探知其中的奥义喽。

这边曹羡薇低声喃喃:完了,我们总裁大人被甩了。

灵心也没料到骆金依的父亲竟然会当众给女儿难堪,对左鎏轩的维护可见一斑。

这件事是因她而起,本来是报复左鎏轩的,可现在好像对骆金依的伤害最大,她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帮帮骆金依呢?

灵心正思忖着,骆爸爸又气咻咻地质问女儿:“你闹够了没有?有气冲着我和你妈撒,别把无辜的鎏轩扯进来!”

他的话表达了两层意思,一层是骆金依只是在赌气闹着玩,另一层则表明骆金依赌气的原因是跟父母产生了矛盾。

下面的吃瓜群众们很快领悟到了他话中的真意,龚董首先站出来为左鎏轩解围。

他打着哈哈说:“原来是寿星小公主和爸妈闹别扭了,鎏轩你赶紧帮着你岳父岳母哄哄。”

周围的几个中年男子纷纷附和,站在高台上的主持人也反应过来,赶紧起了个话题,试图把现场来宾的注意力转移开去。

他卖力地讲起了段子,不过好像效果并大好。

“骆叔,您别动手,金依好歹也是骆氏的总经理。”左鎏轩把骆叔拉开,自己站在他和金依中间,隔开了父女俩。

在左鎏轩印象中,骆叔别说打金依,连重话都不怎么说的,所以今天为了他,骆叔破了例。

他心里有温暖,有难过,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

温暖的是骆叔对他的好,难过的是金依和亦朗的事情会有麻烦。

所以,他必须尽快想出解决办法才行。

骆金依的妈妈虽然跟丈夫一条心,但女儿被打,她心里也不好受。

依依是他们夫妻俩捧在手上的掌上明珠,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而且今天还是依依的生日,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看着女儿捂着脸,眼中泪珠打转却倔强地不肯哭出来,她很想冲上去把女儿抱在怀里安慰。

可再看看鎏轩,她又强忍着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是依依对不起鎏轩,她必须为鎏轩讨回公道。

这时,骆金依的两个闺蜜冲上台来,一个安慰金依,一个劝骆爸爸,说这都是她们跟依依开的玩笑,视频里的男子是她们的大学同学兼好友。

她甚至拍着胸脯说视频是她心血来潮拍的情景剧。

话有真有假,但秦亦朗是她们的同学确实是真的。

她们也清楚金依和秦亦朗的过去,他们俩曾是让人称羡的校园情侣,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分手了。

所以她们以为骆金依和秦亦朗不会再有交集,毕竟这些年骆金依和完美先生左鎏轩交往稳定。

继她们之后,骆氏总裁办的秘书也上台来解释,是她把小骆总的闺蜜发来的文件弄错了,不小心存到了今天生日晚会要播放的文件中来了。

之所以刚才没说,是担心被重罚,后来想想,跑得过初一也跑不过十五,索性就承认了,该怎么责罚,她都愿意承担。

灵心在心里啧啧,骆金依的手下不错啊,忠心耿耿,为了护主也算是尽力了,值得称赞。

刚才没说当然也不是怕被罚,是还没有想到理由而已,这一想到合适的理由,便不管不顾地冲出来为骆金依解围了。

灵心看向台上的骆金依,见她在闺蜜的安抚下情绪已经平复多了。

罢了,能让骆金依全身而退,减少对她的不好影响也是好事。

对灵心来说,稍许有点遗憾的是枉费了她的一番安排了,合着这事情对左鎏轩压根没啥影响,瞧骆爸骆妈对他的维护,比亲生的都要周到呢。

眼看着这事就要揭过,骆爸爸转向女儿,准备说话。

骆金依又抢过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很认真很严肃地开了口:“尊敬的各位贵宾,刚才我的闺蜜和职员为了我,不惜站出来为我揽责任,我很感动。

但是这件事与她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不能也不该把她们拖进来。”

骆金依说到这里对着台下的人深鞠一躬,似鼓足勇气般说:“是时候跟大家说出真相了。”

台下的人这会儿被事件一波三折,反转又反转给搞得有点懵,直到听到骆金依说要讲出真相这句话,大家才来了精神。

所以真相是什么?

每个人都恨不得把耳朵掏干净,好听清楚一些。

骆金依的父母听了女儿这话,顿觉不好,这丫头看样子要不管不顾说出秦亦朗来了。

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制止。

可左鎏轩先一步挡住了他们:“骆叔,阿姨,您们信得过我的话,就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他说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骆金依爸妈。

骆爸骆妈只得默许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