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巧舌如簧

小说: 临渊行(宅猪) 作者: 宅猪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2:03 字数:3311 阅读进度:415/431

神君柴云渡目光落在苏云身上,苏云不卑不亢,从容淡定,道:“而今两界相接,天市垣大帝亲自去见镇守黑铁城的人魔蓬蒿,开启黑铁城。从此两界归于一体,再无阻碍。”

他的话音刚落,但见巍巍青山为之一振,绵绵醇醇的天地元气涌来,让树木摇曳,哗啦啦作响,花草浮动,朵朵鲜花盛开。

站在天锡山向下看去,只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葱绿和各色鲜花组成的汪洋。

赢安城中的众人心头大震,柴复礼失声道:“两界的天地元气连通了!”

这时,一股元气形成的风吹来,所有人都为之精神一震,这股元气实在太精纯了,太浑厚了!

在这种天地元气的加持下,只怕所有人的修为实力都会为之激增!

柴复礼、柴克己等人纷纷向苏云看去,柴克己低声道:“那座绝神通的黑铁城,的确已经打开了。”

别人不知道为何打开黑铁城,便可以让天地元气暴涨,柴家的祖上是谪仙,却得到一些隐秘的传闻。

其中一个传闻说,绝神通并非单纯是绝两界诸神的往来,而是字面意义上的绝神通。

切断两界的联系,让天地元气的质量下降,从而让人无从汲取天地元气,无法修成神通,以此达到绝神通的目的!

这个传闻不知有多大的可信度,但是柴家这些年多次试图打通两界通道,却都被黑铁城挡住,无力破禁。

而黑铁城中的人魔蓬蒿,实力强大,镇守城池,早年神君柴云渡攻打黑铁城,蓬蒿还与他有过大战。

神君柴云渡的目光一直落在苏云身上没有离开过,他仿佛对天地元气异变没有任何兴趣。

他更有兴趣的是苏云,似乎要将苏云看穿。

苏云仰头看着他,纹丝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楼班见状,心中暗赞:“不愧是天市垣的小瞎子,睁眼瞎的本事一流!”

玉道原正要说话,楼班转头瞪他一眼,玉道原的话被憋了回去。

罗绾衣目光闪烁,心道:“他便是前阁主楼班?听闻他当年有圣人的功德和境界,也创造出一门新学中的显学,想要回到元朔报效国恩,然而那时的元朔皇帝却让他去修建东都,将他一生的本事荒废了。这位圣人是郁郁而终……”

她的目光又落在苏云身上,颇为不解:“现在元朔的皇帝也是昏君,不可能重用苏阁主,为何苏阁主没有郁郁而终?”

她虽是大秦的皇帝,但却怎么也没有料到,苏云出身自妖魔鬼怪横行的天市垣,才不会像楼班和裘水镜那样愚忠。

苏云直接便将帝平砍死,现在的元朔皇帝帝平,只是秦武陵的一个人皮化身。

神君柴云渡开口,声音不咸不淡,却厚重无比:“明明身居帝廷,却称作天市垣大帝,这位大帝显然是个伪帝,不知帝廷的来历。既然伪帝打开了封禁,那么岂会不进来看一看?这么说来,我的肉身,与我柴家的仙家宝物,都是被伪帝盗走。”

苏云脸色微变。

神君柴云渡将他任何表情尽数收于眼底,淡淡道:“看来帝廷的确是已经绝户,以至于被你们这些小世界的贱民土著盘踞。小世界的贱民土著,也敢称帝?”

苏云不卑不亢道:“神君趁着我界动乱,出手偷袭,炼元磁神光为宝,在我界各处制造动乱。同一时间,我天市垣大帝远渡北冥,降蓬蒿,开门户,踏上帝座大陆,神不知鬼不觉取了神君的仙家宝物,又盗走神君肉身。大帝与神君,谁更高明,一目了然。”

神君柴云渡哈哈大笑。

玉道原也是瞠目结舌,心道:“这小子的嘴,能把死人说活,活人说死!”

不过对于天市垣大帝,他却有些茫然了:“这位大帝是什么来头?我为何没有听说过?从前倒是有一位叫东陵主人的,不过据说已经化作神祇,飞升走了。而且东陵主人也不可能有这等战力……”

他却不知道,天市垣本没有大帝,即便是东陵主人也不是天市垣的大帝,名义上的也不是。

东陵主人之所以镇守天市垣,每晚都要巡游四方,其实是担心天市垣生乱,毕竟天市垣中除了北海群妖群魔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孤魂野鬼。

苏云看到东陵主人如此威风,以为东陵主人是天市垣的皇帝,于是自己便随口封了自己一个大帝的名号。

对于天市垣的鬼神来说,这是自家孩子,让他口头上爽一下也不无不可。

天市垣大帝的名头,在天市垣连鬼都不信,但是苏云顶着这个名头,却将玉道原连同一众柴家强者,包括神君柴云渡,都给唬住了。

神君柴云渡笑声落下,道:“两界交战,无所不用其极。我棋差一手,被伪帝占了便宜。但我也将你们世界的实力掌握一清二楚。伪帝盗我肉身,盗我仙家宝物,更是将他的实力也暴露出来。可见他的实力,是不如我的。”

他的声音中蕴藏着近乎于道的力量,像是儒家大圣的言出法随,一字一句,让人感受到无以伦比的力量。

“我柴家乃是仙体,天生近道,修炼仙家传承,上至耋耄老者下至学龄幼童,无不精通仙术。”“我柴家有仙光,性灵可以炼就金身,金身不坏,性灵不灭,堪比神灵。”

“我柴家坐拥帝座宝地,天材地宝数之不尽,重宝威能,神魔不能挡!”

神君柴云渡抬手一指玉道原,道,“似这等突破极限的存在,我柴家有四个,你们世界有几个?”

神帝玉道原脸色微变,看了看柴克己、柴复礼,心道:“我本以为自己已经修炼到极限,超越了余烬当年,没想到像我这样的居然有四个……”

他原本对自己渡劫一事胸有成竹,此刻却踟蹰了。

柴氏是仙体,这个家族中的绝顶存在尚且不敢渡劫成仙,自己怕是也会凶多吉少。

苏云微笑,欠身道:“尽管我界高手不如柴家,但是人数却要比柴家多出许多。大帝临走前吩咐我,让我问神君,倘若我天市垣堵住黑铁城,我在城内,君在城外,踞险而守,那么我们用十条命换柴家一条命行吗?”

神君柴云渡脸色微变,他身后的柴家众人更是勃然变色,纷纷便要怒叱杀人。

柴云渡抬手,止住众人。

苏云继续道:“若是十条命不够,那么用百条命换柴家一条命呢?我天市垣,换得起!柴家区区百万人,换得起吗?”

柴云渡挑了挑眉毛,道:“帝廷的道友还说些什么?”

苏云欠身道:“大帝还说,帝座洞天还有内忧,流寇不去,造反不断,看似江山稳固,实则已经腐朽。倘若再招惹我天市垣这样的劲敌,大帝恐怕神君将会迎来两败俱伤的下场。”

柴云渡哈哈大笑,身后神光飘荡,缓缓缩小形体,但也有十多丈高大,道:“这位帝廷的道友,算是我的知音。既然是道友的使者,请入城,待我设宴款待。”

他做出请的姿态,随即走在前方。

柴克己、柴复礼与柴家四老以及一众金身神灵和柴家高层,纷纷列成两列。

苏云惊讶,看了看楼班,楼班也是颇为惊讶,低声道:“他死了,肉身没了,只剩下性灵,还被‘大帝’夺走了祖传的仙家宝物,但竟然可以在一瞬间便平复心境。小云……”

他迟疑一下,传音道:“这样的存在,心境可怕无比,你应付不了的!”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道:“没有退路。”

楼班沉默,当先一步,跟着神君柴云渡向赢安城走去。

神帝玉道原迟疑一下,不打算跟上他们,正欲下令让所有通天阁成员退走,突然许讼等人已经跟上楼班的脚步,向前走去。

而罗绾衣竟然也舍弃了他,走在众人前面。

玉道原惊怒,心知楼班的威望还是在他之上,自己若是在这个时候露出怯色,只怕通天阁中将再无一人臣服自己!

“罢了,这是两界之争,不是元朔与我西土之争。倘若我界战败,西土也要沦为奴隶。大义在前,我与苏云的恩怨,先不作理会!”

他想到这里,也径自走上前去,穿过众人,来到前方,却是向众人表示通天阁还是自己的部下,罗绾衣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柴惜容来到苏云身边,目光幽怨,低声道:“苏阁主不是说,你与楼圣灵一起横跨星空而来的吗?为何今日又变成从北冥海上而来?”

苏云面色淡然:“此一时彼一时也。”

柴惜容微微一怔,细细回味他这句话。

柴复礼跟上楼班,道:“我认得你,大狱中,你被我一招擒拿。大闹仙云大狱的人,便有你!”

楼班哈哈一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柴复礼怔了怔,立刻想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

楼班大闹仙云大狱,天市垣大帝盗走神君肉身和蒲团,现在天市垣的大势已成,两界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便有了坐下来谈一谈的必要。

两界必有一战,怎么打,何时打,何人打,输赢如何,都必须要谈个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