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春狩(三)

小说: 娇狂 作者: 未凉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2:18 字数:2229 阅读进度:62/64

萧起显然也没有料到春狩伊始便能发生这样的事,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的脸上沉得能滴出水来,抬手制止了身后的禁军,略一张望,立时道:“兵分三路,向前搜索,快!”

禁军们也都面色紧绷,点了点头便快速地分成三队,向前方左方与右方奔了过去。

这样的架势吓到了穆宝英,不过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小脸立时变得煞白,向长华身边凑了凑,道:“大皇姐,有刺客吗?”

长华点了点头,心中也沉重起来。

若是皇帝出了事……大祁这短暂的安稳可就要结束了。

不过,距离皇帝失踪才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此时,兴许还来得及。

她调转马头,向后跑去。

“大皇姐——”穆宝英喊了一声,赶忙追了上来。

萧起的人手向前去了,那三个方向便不需长华操心,而皇帝适才就在这一片,唯一的漏洞便是身后,长华要去看一看。

此次随她入了猎场的是蹇三,见长华往后跑,立时明白了她的心思,赶忙带人跟了上来。

长华赶到最后瞥见皇帝的位置,仔细一看,果然有所发现。

一片血红,就落在皇帝曾经路过的地方。

“公主,这里!”蹇三此时也发觉了异常,只见斜刺里一蓬灌木有倒伏的痕迹,那是奔马踏过的证据,长华纵马驰去,只见灌木后清晰地留下了一道奔马留下的路径,她顺着这条路径向前跑,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乱伸出来的树枝割伤了她的面颊,长华却不敢停留,她只想快快地向前跑。

跑得快,才有希望。

而后,她看见了一匹马。

正是皇帝坐下的神骏。

可皇帝并不在马上。

长华四下一看,不见有人的踪迹,她心中忽起了一丝警觉。

一支暗箭迎着她的面门飞来,转瞬便到了眼前,长华的瞳孔陡然放大,仿佛看见那暗箭尖端闪烁的幽光。

刺客还在这里!

可皇帝呢?

长华的脑海中浮起的唯一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

可她怎么还敢想这个呢?

现在的她已经危在旦夕。

长华本能的闪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规避,好在她近来一直重视体能训练,反应速度竟也不慢,那一支暗箭擦着她的脑门飞了过去。

可轻啸声仍旧在空中嗡鸣,刺客用的竟是连弩!

这可是长华新近想过的主意,只是才跟矿场的师傅们交流过,尚未产出实物。

没想到,在这里竟见识了它的威力。

长华身体尚未回归原位,再要躲避已无处借力,她只能尽量扭动身躯,好躲过要害,叫那利箭刺入不那么致命的地方。

顺便,抬手射出一支袖箭。

可预想是一回事,眼睁睁地看着利箭向自己袭来却无能为力又是另一种心情,尽管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长华的心跳还是瞬间上升,全身揪紧了一般,恐惧的无法动弹。

她甚至不受控制地闭了闭眼。

只是,再睁开眼来,预期的痛楚却并未加身,只听“叮”得一声锐响,那支暗箭被一支黑羽长箭射偏了箭身,不可抑制地扎进了长华马下的草地。

穆元景手执长弓坐在马上,年轻而瘦削的面庞露出冷酷的锋利,解了长华的危机后,他再次抽出背后箭矢,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向着那刺客所在的方向连放了三箭,待听到一声“闷哼”之后,他这才停手,黝黑的眼眸向长华望来。

长华早知道穆元景剑术不错,没想到,他的箭术也同样高超,这与蒙夜相比也不遑多让吧。

长华不禁笑了笑,点了点头。

方才可幸亏了三皇弟及时出手,要不然,那一箭她绝逃不过。

不过此时她可顾不得道谢,长华看向蹇三,蹇三立时明白了长华的意思,指挥人手四下搜寻。

穆元景身边只带了蒙夜,不需穆元景吩咐,蒙夜便向四周掠去,寻找皇帝的踪迹。

长华与穆元景也跟着去找,这次十分顺利,皇帝就在近旁,他受了伤,为了躲避刺客追杀,便弃了马儿,藏身在一处斜坡之下。

“父皇!”

长华与穆元景异口同声,皇帝抬头看见他俩,竟还笑了笑,道:“阿秾与寿奴来了?甚好甚好,你们再不来,父皇我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这般反应,却是长华没有想到的。

她与皇帝从未相处,昨日才知道皇帝竟也会装模作样,哪能料到,皇帝还这般的临危不乱。

她不由得也笑了出来,穆元景已上前小心地拉起了皇帝,沉声道:“儿臣救驾来迟——”

“行了。”皇帝坐在斜坡前,虽然发髻散了衣衫乱了,脸上还沾了些灰尘,却仍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打断了穆元景的话,道:“寿奴来的这般早,还敢称迟,岂不是让那些没赶过来的无地自容了?”

穆元景便闭了嘴。

皇帝有些诧异,若是以往,穆元景怕是要嘀咕两句,这回倒是乖巧起来,叫他一下子还有些适应不了。

此时刺客的尸体已被找到,得知那刺客身中三箭,但最先致命的却是喉间的袖箭,皇帝便有些意外,看向长华道:“这是阿秾放的?”

长华点头,皇帝立时笑道:“寿奴箭法卓绝,没想到,却也输给了阿秾。”

长华哪敢领这个话?她那一箭不过是赶巧了,那时她只想着回敬,根本没想过准头,没想到,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竟还真的将那刺客射死了。

但真的要论功力,她比穆元景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比不得三弟,这一箭纯属意外,父皇莫夸我了。”长华大大方方地道。

皇帝也就点头,反正,阿秾与寿奴不会争风吃醋,不似太子与元光,他倒也不用费心平衡。

“父皇!”带着哭音的女声响起,穆宝英从马上滚了下来,飞快地向着皇帝跑了过来。

小女儿的惊恐担忧也是真情流露,皇帝便笑着道:“宝英莫急,父皇在这里,小心别摔——”

皇帝话音未落,就见穆宝英被绊了一下,随后整个身子向前趴去,偏她此时已到了斜坡边缘,这一趴就趴到了坡下,若是没人拉一把,她就得如滚木一般顺着斜坡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