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死而复生

小说: 豪婿临门牧云王嫣然 作者: 牧云 更新时间:2020-08-01 21:36:29 字数:2129 阅读进度:467/467

“怎么回事?”

“我怎么了?”

刘燕飞抬起双臂,看着自己的双手,发觉就连毛孔中,都开始溢出鲜血。

这时,牧云淡淡的说道:“本就不属于你的力量,拥有后只会毁灭掉你。”

“我我要死了吗?”

刘燕飞惶恐的说着。

“我不想死,我才变得这么强大,我怎么能死!”

刘燕飞双目赤红,精神变得更加的不稳定。

就在这时,牧云来到刘燕飞面前,抬起手:“再见。”

旋即,一招云爪挥下。

“唰”

血肉之躯,瞬间崩散,仿佛下起了漫天的血雨。

牧云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旋即来到刘文面前。

刘文呆呆的看着牧云,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您您就是云帅吧。”

“我我爷爷和我说过,我们刘家将效忠于您。”

说着,刘文恭敬的给牧云磕了十个响头。

牧云一脸淡然,任由刘文磕完,手臂一挥,将刘宝的尸身掩埋。

旋即说道:“冀州,还是你的。”

说罢,转身离去。

刘文精神一振,急忙起身跟了过去。

二人很快就走远了。

就在这时,地上有一滩血水,逐渐开始蠕动起来,它仿佛一个无意识的生命体,开始产生了生存的本能。

渐渐的,这摊血液颜色逐渐变深,且再次开始聚集,最后形成一个椭圆形的蛋。

“唰”

天空乌云积聚,很快下起了大雨。

雨水冲刷,浇在那血色的蛋上。

那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吸收水分,并且再次成长。

终于,它变成了人一般的大小,随后表皮块块龟裂。

最后,“啪”的一声,全都碎掉,露出内里一个男人的躯体。

刘燕飞,再次重生了。

“呼”

刘燕飞睁开眼睛,眼眸中有着压抑不住的癫狂。

“呵呵原来原来我是不会死的。”

“哈哈,哇”

他刚刚开心一下,就猛的吐了口血。

“力量,在逐渐流失。”

“不行,我要回去,必须让他们把我的病治好!”

刘燕飞一边想着,再次吐了口血,然后向远处逃窜而去。

另一边,牧云嫌刘文速度太慢,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开始风驰电掣的向江城赶去。

刘文闭着眼睛,感觉周围的风仿佛刀子一般,不停的割着自己的肉,疼痛难忍。

“天,这就是超越入神境的存在吗?就连赶路的速度都让人难以承受。”

刘文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他看到一栋高耸的大厦,大厦门口悬有令人肃然起敬的牌子。

“云然集团”

刘文露出欣喜之色,他知道,他应该是安全了。

牧云带着刘文来到保安亭。

此时,韩振正和蝰蛇无聊的打着扑克。

“对三,我赢了,哈哈。”

蝰蛇将扑克往桌子一方,大笑道。

“切,算你赢了。”

韩振把牌一收:“不玩了,该巡逻了。”

“好嘞。”

蝰蛇把桌子挪到一边,准备和韩振去巡逻。

这时,他俩看到站在门口的牧云和刘文。

“牧老大。”

韩振急忙打招呼。

蝰蛇跟在后边行礼。

牧云点了点头:“这位是刘文,暂时交给你来保护,属于非常危险的任务,你一会把野狼也叫过来。”

韩振诧异的看了眼刘文,上下打量一番,没看出刘文有什么特点,但还是恭敬的回道:“好的牧老大,您放心,我随时随地都会让他待在我的眼皮底下。”

刘文嘴角抽搐了下,心想上厕所你也能跟着?

牧云回道:“可以。”

说罢,人影一闪,直接消失不见。

韩振见牧云走了,一把将刘文拉了过来,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边走一边询问道:“刘老弟,你是做什么的?”

脱离危险,恢复普通性子的刘文笑道:“说出来怕吓到老哥,我是下一代冀州牧。”

“嘶”

没吓到韩振,反而把蝰蛇给惊到了。

韩振神情一惊:“好大的来头啊。”

刘文得意的回道:“那是自然,老哥你呢?应该不会是普通的保安吧。”

韩振点了点头:“我是战神。”

刘文:

牧云飞速的赶着路,向王嫣然可能回来的方向不断的寻找着。

刚刚,打了玄鸽三女的电话,竟然没有一个人接。

这让牧云内心一沉,怒气勃发。

若是王嫣然有半点闪失,他会让九州血流成河!

如此想着,牧云脸色越发的阴沉。

就在这时,他鼻子嗅了嗅,嗅到了空气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是王嫣然身上的!

牧云精神一振,循着香气飞速前行。

很快,便看到了王嫣然的手机。

这部手机已经被踏成了碎片。

显然,王嫣然想给牧云打电话的时候,一个不慎,或者被人为的弄掉了,旋即粉身碎骨。

牧云继续前行,很快,便看到远处站着一群金帝。

他们呈半圆状围着什么。

“嘿嘿,小妞竟然如此厉害,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啊。”

其中一名金帝坏笑着。

被众多金帝围在中央的,是那辆已经进入战斗模式的房车,不过表面坑坑洼洼,显然受到了不少撞击。

玄鸽气喘吁吁的站在房车前,看上去狼狈不堪,但是眼睛却越发的明亮摄人。

“来一个,死一人,来两个,死一双!”

玄鸽怒吼一声,身上气势如龙出海,震的众多金帝耳膜生疼。

“哼,不要和她磨叽,我们一起上,速度带了目标回去,免得横生枝节。”

领头的金帝大声喊道,旋即准备上前进攻。

突然,他话音才落,整个脑袋便轰的炸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