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故人

小说: 婚路漫漫: 祁少追妻套路深 作者: 桑叶青青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4:03 字数:2191 阅读进度:163/167

阮欣回到宿舍立刻就开始收拾东西,她怎么也想不到,当时就那么一闪而过的,几率小之又小的事情,竟然真的就这么发生了。

祁子骞,真的就是投资这里的人。

正收拾着,门外突然传来村长的声音,“就是这边了,村里条件简陋,但是绝对干净整洁……”

阮欣的顿了一下,收拾东西的手停了下来,起身走到窗边朝外看了过去。

村长正带着人,去了他隔壁的房间。而带着的那个人,就是祁子骞。

进入房间之前,他似乎往阮欣的方向看了一眼,阮欣立马蹲了下来。

为什么祁子骞会到这里来?

阮欣皱着眉思索着,看向窗外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这两个房间的阳台是相通的,而此时在这个阳台上,阮欣的内衣还正在晾着。

想到这里,阮欣立刻冲了出去,将阳台上自己的衣服扯下。可此时,隔壁阳台的门也突然被人打开。

阮欣抬头的时候,正好撞进他的眼神里。

她僵硬了一下,然后立刻将衣服藏在了身后。

祁子骞目光很快收回,他双手撑在阳台上,“我还以为,你正在国外过你想要的好生活。”

阮欣没说话,阳台上还有其他衣服在飘摇着,她却也不打算收了。

正要回头的时候,他的声音再度传来:“虽然发生过不能称之为愉快的过去,可我们,也算是故人吧,连一句话都不愿跟我说?”

他的声音,就像是与朋友聊天般平静。

阮欣手紧了一下,没有回头。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

“今天如果不是我出现,你大概不能这么轻易的脱身,”祁子骞还没有放弃,“就算是对一个陌生人,你也该说句谢谢吧?”

离开的时候,阮欣也想过再次相遇会是什么场景。可想了很久,大概也就是之前那种恨不得他立刻去死的厌恶吧。

又或者,已经传来他跟封以彤结婚的消息,她可以笑着祝福他,他也礼貌的笑着回答谢谢。他们之间的种种过往,在两人心中,却都已经放下。

可先不说相遇的时间太早了点,但是这有点奇特的气氛,她也是没有想象过。

似乎,太过与……云淡风轻了点。

“谢谢。”她回了两个字。

呵,还真就一句谢谢。祁子骞眯了眯眼睛,又道:“你这么急着回来,该不会是已经收拾了东西想要跑路了吧?”

“你想多了。”

“嗯,那就好。”

直到回到房间,阮欣这才暗恼的皱了皱眉。

她怎么就没过脑子的说了没有呢!

……

因为跟祁子骞说的话,阮欣这会也没法再走,只得将已经收拾了的东西放回了原位。

阮欣躺在床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心中过往的点点似乎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总有人以为只要时间够久,过往的东西总会被时间抚平。

可阮欣却从来不相信这些,那些过往的伤痛,遗憾,在没有被治愈的情况下,是不会被遗忘的。

她能做的,只是将所有的一切都埋藏在看不见的角落。

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可一点点小事,总能再次将那些情绪牵引而出。

阮欣叹了口气,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阮欣迷迷糊糊的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阮老师。”

阮欣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房间愣了好一会,这才眨了眨眼睛。

自己正在边城,在这里当老师,已经半年了。

敲门的声音又想了想,阮欣这才赶忙起来开了门。

来的是曹名,他手拿着饭盒,“我……一直没有看到你去吃饭,所以给你带了一点。”

“谢谢,”阮欣伸手接了下来。

“昨天的事,”曹名声音有些哽咽,“我对不起你,我应该保护好你的……”

“跟你没有关系,”阮欣打断了他的话,“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

“嗯……万幸,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阮欣点了点头,手搭在了门上。

曹名知道她的意思,便就此告别了。

阮欣看着他走到了楼下,伸手想要关门,可这个瞬间,她看到了,隔壁门口,祁子骞正斜倚着门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阮欣顿了一下,正想直接关上门的时候,他的声音传来。

“我也还没吃饭,可以一起吃点吗?”

“不可以。”

阮欣拒绝的干脆,关上门隔绝了一切。

外面的平静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想起了村长的声音,因为关着门,声音断断续续。

但阮欣也大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村长想要请祁子骞吃去吃饭。

很快,村长又来敲了敲她的门。

阮欣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一句话都没有说,装作不在的样子。

村长的声音渐渐远去,阮欣松了口气,就这门边的缝隙,正好看到祁子骞的背景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那一瞬间,那个身影,和半年前他从雪中离开的身影慢慢重合了起来。

手,慢慢收紧了起来。直到门上的钉子硌进了阮欣的指甲缝中,她才从剧痛中回过神来。

松开手,阮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门却再度被人敲响。

“阮小姐。”

是吕晨的声音。

“阮小姐,我知道你在房间,我想要跟你谈谈,可以吗?”

阮欣捏了捏受伤的位置,有些痛,却好像没有那么痛。

然后,她打开了门。

……

现在整个村里都是人心惶惶的,许多店面都关门了。

阮欣和吕晨两个人走了好一会,这才找到一个小摊。

吕晨看了一眼那个低矮的凳子,这才坐了下来。

“你在房间里,是祁总告诉我的。”

一句话,成功的让对面的阮欣愣了一下。

她抬起头,看向吕晨。

他似乎一点都没有变,面上总是冷峻的表情。虽然跟他认识算是挺久了,可阮欣却一点都不了解他。

某些方面来说,他身上有些祁子骞的影子,特别是在面对阮欣的时候。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会他对待自己的态度。

算不上好,甚至,恨不得立刻想让阮欣离开祁子骞的迫切。

但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