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为人师者

小说: 回到古代当赘婿 作者: 逆月流光 更新时间:2021-01-14 01:49:11 字数:3025 阅读进度:1455/1469

林寒的大军已经在和陈庆宁冷汇合的路上了,虽然到现在为止一路上依旧是风平浪静,但林寒也不敢有丝毫马虎,只是高度紧张的是苏方烈和参谋团的一票人,林寒要头疼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他身边还带着二十多个十多岁的孩子,虽然平日里不需要他操心什么,但是之前和姜尚的远程交锋还是给这些半大孩子带来很大的影响,不说别人就连柳明珠和娜仁托雅也受到了影响。

毕竟任谁看到五千把自己烤着的家伙到死还喊打喊杀的向自己冲来都会留下心理阴影,更不要说漫天火海兜头而下的战栗,火海中的惨叫哀嚎,但凡一个正常人都能被吓出心理阴影来,更何况是一些不大的孩子。

这已经是经历震撼人心的一幕之后的第七天了,二十多十一二岁的孩子吐的都快脱水了,哪怕是林寒也不得不亲自下场照料自己的徒弟和学生......刚刚喂袁姝儿吃了一点小米粥让其睡下后,林寒缓缓的走出马车,他的这架马车已经成了一些孩子们休息的地方了。

“夫君,这也在你的预料之中么?”

柳明珠清冷的面容上带着几分不解,虽然之前的战斗别说这些半大孩子了就算是柳明珠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是带来的影响却是骇人听闻的,看着淡然处理着这一切的林寒,柳明珠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在林寒的预料之中。

包括把这些孩子吓出心理阴影,包括让这些孩子见识到地狱的场景。

“应该算是吧......战场就是战场,敌人不会按照你给的剧本出演,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战场有战场的规矩,我这个做先生的都需要遵守,更何况他们这些学生......”林寒撇了撇嘴,真当他的学生好当啊,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需要面对的会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大战,或许大战不需要他登临一线,但是这种场面却是会逐渐变成常态,不只是这些学生需要适应,他这个做老师的也需要适应......“只是这未免太残忍了一些......”想到几天前的一幕哪怕是柳明珠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她实在想象不到林寒的淡然是从哪里来的.......“做我的学生可不容易,这才哪到哪啊,谪仙的学生啊,对他们来说既是殊荣也是压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将来考校他们的是整个世界的恶意啊。

而且是比普通人需要面对的更大的恶意,我要他们是一棵树,一棵将来可以独面世上风风雨雨的树,他们终究会出师,这一次的风雨做先生的可以帮他们挡住,但是人生的风风雨雨却需要他们自己面对......”林寒轻笑一声说到,就好像再说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一般,但是语气中的温柔却是如何也掩藏不住的......“是这样么?”

柳明珠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的男人,就好像西北那一缕清晨的阳光......“谁让他们是谪仙的学生呢?

普通人什么都不会可以理解,谪仙人的学生也不会那就是不应该了......明珠知道我第一次上战场么?

当时我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文弱书生,好吧,我现在也是......”林寒想了想晒然一笑看着远处的景色低声说到......噗嗤......柳明珠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男人有种任何时候都让人放松的力量,明明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不知道为什么落在林寒的嘴里沉重却是少了几分。

“记得那一次夫君还是一个前军先锋营统帅......”柳明珠接过话头说到,当时对她们来说林寒出征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只可惜当时新皇登基,而赵宏手里能用的自己人也就一个林寒,林寒不去谁去?

更何况林寒还是将门的下一任台柱子,可以说大势所趋......“把别人的性命扛在肩膀上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只是当你出现在那个位置上,无论是想不想扛能不能扛,该你背的怎么也躲不过的,当时我也不过二十出头,除了要面对狼族这样的洪水猛兽还要面对隐门这样的疯子......我和小雅在定襄城的重逢,说真的不一定是小雅的第一次上战场,但绝对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林寒看着一旁偷听的娜仁托雅说到,哪怕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上战场要做的就是力挽狂澜的事情......“啊?”

娜仁托雅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人儿,每每回想起定襄城,她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中的就是那一袭风华绝代的白衣,眼前这个男人那一刻是那么的卓尔不群,好似一切都不重要了。

“啊什么啊,事实就是如此,我第一上战场就是那一次,当时生死什么的早就没有了,从城楼走下来那一刻我的腿都是软的。

我其实很看不起输给我的那些人的,都是一群输不起的家伙,承认失败就这么难?

老扯什么谪仙无所不能之类的鬼话,说白了不就是输给凡人丢人但是输给谪仙不丢人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台阶说出的一些话么?”

林寒嗤笑的说到,自己莫名其妙顶了一个谪仙的名头一开始的确是他的锅,实际上他一开始想走的是李白的包装路线,谪仙啊,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诗仙啊,谁知道那些输给他的人玩不起......这个名号就直接出圈了,最后才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柳明珠一阵无语,虽然林寒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是林寒本身的能力也是不争的事实,一般人就算是被人吹也迟早有吹破的一天,林寒都被这么捧了,愣是全都兜了下来,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些孩子比我这个做老师的面对的压力小多了,我的学生真是这么好当的,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我这个做老师的面对的都是一群说不清道不明的对手,他们若是没有这个准备会被玩的很惨的......”林寒半开玩笑的打趣到,这一番话也不全是开玩笑,这一次他是奔着让姜尚心服口服去的,但怎么说呢,就林寒来说他也没有十足的自信可以干掉姜尚,而就算是这一次可以一举将仙门拉下凡尘,但是对他身份的考校却不会结束。

当然这一次之后如果赢的是林寒,那么对他谪仙身份的挑战不会这么直接,找不了老师的麻烦自然就会找学生的麻烦,如果到现在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那么这些孩子的苦日子可就海了去了......“相公觉得他们真的能超越相公你么?”

娜仁托雅忍不住开口了,林寒对这些学生的希望却是让周围的人都大为不解,到现在为止世上的大部分人都以为林寒收学生是希望有人继承他的衣钵,但是熟悉林寒的人却看得清清楚楚,林寒就是冲着让这些学生超越他去的。

就算是不能完完全全超越,最起码也在某一方面超越林寒这个老师......“我们要走的路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我这个做老师的能带他们走到那,如果他们继续往前走的话是不是就算超过我了?

如果不是奔着超过我去的,我费这么大功夫又是为了什么呢?

相公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我比巨人要高,而他们这些小家伙站在我的肩膀上去眺望,自然也就比我要高......”林寒的声音不高却是温柔至极,比起所谓的谪仙他更愿意做这个时代的一块垫脚石,如果可以让这个时代因为他这块垫脚石看的更远跳的更高,为什么不去做呢?

“颜师如果看到现在的相公应该会很开心吧......”娜仁托雅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慈祥的老爷爷的形象低声说到,对于娜仁托雅来说颜玉卿诠释了一个老人该有的样子,而林寒却是诠释了一个老师该有的样子。

“颜师在场啊,大概会拿着拐杖追着我打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如果能让这个时代看的更远一些的话,我啊不介意做这个时代的一块垫脚石......不过首先还是要在战场上赢回来啊......”林寒看着远方,过去了这么久宁冷和陈庆都没有动静,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好气又好笑,围魏救赵,以姜尚的性子如果抓不住他这一边的便宜就会抓陈庆宁冷那边的便宜,围魏救赵本身就是上钩就揍你不上钩就揍你老家,反正只要揍了就不能算输。

只要能赢,打谁不是打?

陈庆和宁冷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就表示最起码两人没有上套,但是这也说明两人现在的心态有些不大对劲啊,围魏救赵啊谁不会,姜尚能带着人找他的麻烦,宁冷就不会出其不意给阿拉伯帝国一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