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元朗死党】

小说: 重生文坛登龙术 作者: 镔铁 更新时间:2020-08-01 19:02:43 字数:2402 阅读进度:11/61

打劫?

真的假的?

但不管真假,苏定贤是那种“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类型,立马乖乖举起手,对身后人说:“大佬,我身上没钱,我看你是找错人了!”

“没钱,你穿这么好,会没钱?”身后那人笑嘻嘻地说。

苏定贤忽然觉得这话音有些耳熟,忍不住慢慢扭过头去,然后,一个大脑袋出现在他面前。

再看那人,打扮得跟美国摇滚歌星“猫王”似的,飞机头,粗鬓角,上半身是立领花衬衫,下半身是牛仔喇叭裤,就差怀里捧着一把吉他,要不然就是地地道道的“香港猫王”。

“胡耀泰,怎么是你?”

苏定贤终于认出了对方,却是苏定贤小时候的死党,名字叫胡耀泰,绰号叫“大头仔”,从小调皮捣蛋,不受村里人待见,等到长大就和苏定贤一起偷鸡摸狗,被誉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一对“烂仔”。

不久前,过端午节,胡耀泰因为祠堂分猪肉分的少了,就喝醉酒大闹祠堂,撞倒蜡烛差点把祠堂给烧掉,搞得村长投票决定,逐他出村,去外面讨生活。

于是乎,“大头仔”胡耀泰就从新界跑到港岛投奔他卖甘蔗的老爹胡老四,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

再看胡耀泰,收回顶着苏定贤后腰的手指,嬉皮笑脸道:“阿贤,你可真不够意思,来这里也不找我!要不是我刚才恰好看到你,还不知道你来港岛!”

苏定贤微微一笑:“我也是今天下午才过来!”

胡耀泰“哈哈”一笑,“我就知---你一定是才过来,要不然一定会来找我!哈哈,我胡耀泰可是你苏定贤最好的兄弟!”

胡耀泰嘻嘻哈哈,显然看到苏定贤很是高兴,又打量一下苏定贤的衣服说:“说真的,阿贤,你不会真的发达了吧?我看你这衣服很赞啊!”说着话,嘴里还啧啧有声,一脸羡慕模样。

苏定贤就说这衣服也是才买来的,还没暖热乎。

胡耀泰可不管这些,他见苏定贤穿西装这么靓仔,非要与苏定贤换换衣服穿,说以前就是这样子---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

苏定贤拗他不过,就把上衣脱下,丢给他,他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衬衫,倒也没什么关系。

胡耀泰接过西服,就猴急地套在身上,然后提提裤腰带,朝着路边那些靓女大摇大摆地走几步,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吹口哨,顺便还倚着路边栏杆,摆出几个撩骚式的“Pose”。

胡耀泰本身流里流气,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穿了这西装更是沐猴冠冕,显得滑稽可笑。

街上那些靓女都被他逗笑了,有些捂着嘴,对他指指点点。

胡耀泰就高兴起来,兴奋地拉住苏定贤说:“阿贤,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些美女在对我笑嗳!”

然后又捏着下巴,仰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大饼脸,无比自恋地说:“没办法,人长得靓仔,穿什么都好看!”

苏定贤忍不住咳咳,“主要是你气质拿捏的好。”

……

胡耀泰难得在柴湾遇见苏定贤,又难得穿上这样拉风的西装,于是就很热情地邀请苏定贤食饭。

苏定贤也不跟他客气,两人就找到一家稍微热闹点的夜市摊,要了啤酒,还有鱼丸,肥肠,干炒牛河等等,胡吃海喝一通。

席间,苏定贤把西装外套折叠好,很是谨慎地搭在腿上,不管是夹菜还是饮酒都小心翼翼,生怕酒渍,油渍什么的弄脏衣服---没办法,谁让他只有这么一件“战袍”。

苏定贤这样做,反倒让胡耀泰看得直撇嘴,觉得眼前这哥们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苏定贤可不是这样细致的人,两人不修边幅灰头灰脸的时候多了,怎么现在斯斯文文跟个大姑娘似的,也太矫情了。

咕咚咚!

咕咚咚!

灌了几口这个年代的“生力”啤酒,胡耀太就开始吹水,跟苏定贤说了自己在港岛这边的“发展”,无非忙的时候帮老爹胡老四在电影院门口,戏院门口卖甘蔗;不忙的时候就去茶楼给人家端盘子,偶尔也推着小推车楼上楼下卖虾饺,叉烧包。

按照胡耀泰的话来说,“生活无比惬意,虽没大起大落,却也能混个温饱,偶尔还能去庙街找几个姣婆乐一乐!”

然后胡耀泰又谈到自己这造型,说美国猫王就是自己偶像,自己长得这样俊要是不走娱乐路线,那可就是糟蹋了这张帅气的脸;又说自己唱歌很好听,最近也学会了很多歌曲……

说到这里,胡耀泰还非要拿了啤酒瓶子,对着瓶嘴当麦克风唱一曲,幸亏苏定贤及时拦住了他。

胡耀泰说完自己的事情又问苏定贤的状况,苏定贤就简单说了自己不是习武的材料,然后又讲了这件西装的故事,最后说自己现在准备去报社应聘,要“弃武从文”。

没想到这番话却引得胡耀泰哈哈大笑,说苏定贤怪不得绰号叫“臭屁贤”,真会吹牛,谁不知道你大字不识几个,属于半文盲,就这水平还想要去报社当编辑?

苏定贤也不多解释,只是说报社不一定只有“编辑”,还有“记者”,“采编”,“校对员”等等,甚至还有打杂的,自己这次去应聘的就是“校对员”

最后苏定贤又补充了一句,“何况我现在有在上夜校,识字多多。”

胡耀泰撇撇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苏定贤这就是在吹牛---要是苏定贤能应聘上报社工作,他胡耀泰就能做猫王了!

……

一顿饭吃罢---

临了结账的时候,胡耀泰一模屁股口袋,没钱;翻翻其它口袋,也都空空如也。

倒不是胡耀泰故意耍赖,想要不付账白吃白喝---他这人就是这种大大咧咧性格,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几多钱,很多时候都是发了薪水全部花光,没了钱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就继续干什么,于是就经常在食摊帮人家收摊子刷碗,有时候还提着裤子在庙街被人追砍……

苏定贤见此也不多说,直接摸出自己是钱,结清了饭钱。

那夜市摊老板原本已经抄起擀面杖的,见苏定贤付了钱,这才笑容可掬地把擀面杖偷偷塞回砧板下。

如此以来,反倒搞得胡耀泰不好意思,非要拉扯着苏定贤,说要请苏定贤去看电影,又说电影院那边都是自己地盘,这次绝对不会让苏定贤花一分钱。

见苏定贤不为所动,胡耀泰就又说,“你回去旅馆也没意思,今晚的电影很是好看,是梁羽生武侠小说改编的《云海玉弓缘》!”

苏定贤闻言心里微微一动,不禁好奇,梁羽生《云海玉弓缘》改编的电影?

难道说这个年代梁羽生比金镛还要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