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市井之徒】

小说: 重生文坛登龙术 作者: 镔铁 更新时间:2020-07-31 11:29:06 字数:2656 阅读进度:8/61

《明报》公司位于港岛柴湾工业区。

这个年代,从新界到香港岛可以乘坐大巴,然后转站到达,亦或者搭乘天星小渡轮走海路直接到达柴湾口,其中乘船成本最低,来回才八毛钱,不过这种渡轮往往要等足了人数,最少要六人才会开船。

苏定贤向来不是那种懂得节俭的人,在他看来钱就是用来花的,人赚钱就是为了享受。

那些赚了钱不去花的叫“守财奴”;那些一辈子只懂得赚钱再赚钱的,叫做“傻大憨”。

所以苏定贤去香港岛没有选择转站巴士,也没有搭乘天星小渡轮,而是叫了一辆这个年代起步价都将近一块五的“出租车”。

这个年代的香港,出租车有三种,分别是俗称“红鸟”的市区出租车,车身漆成红色,可以横行香港三岛。

另外就是俗称“草蜢”的新界出租车,车身漆成绿色,只可以在新界地区行驶。

最后一种俗称“蓝灯笼”的大屿山出租车,车身搞成蓝色,行驶拉客范围只能在大屿山范围之内。

可以说这三类出租车泾渭分明,各自都有各自的地盘,不能逾越。

苏定贤是个懒惰的人,懒得来回换车,于是就找了一辆“红鸟”,讲好了价钱直奔柴湾。

司机大佬跟那位黄包车大哥一样,可能是职业病,也是话痨一个。

从苏定贤坐上车开始,就开始嘴巴不停。

苏定贤原本没兴趣和他闲聊,不过那司机大佬吹水的本领很高,尽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说最近新界和合石坟场出现女鬼,长得很漂亮,长发红衣,夜晚搭乘出租车给的是冥钱;又说天水围发生碎尸命案,现场出现诡异黑猫,那黑猫竟然会学人讲话……

苏定贤听得摇头不已。

这些司机每天开车拉人,这些故事要么是从收音机听来,要么就是从报纸上看来;而香港那些大小报刊杂志为了引人眼球,促进销量,更是把这些离奇“故事”添油加醋进行爆炒,毫无职业道德可言。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香港这么小的地方,竟然拥有两百多家报社,为了生存下去,难免会不择手段地搞一些“劲爆”新闻,能够把报纸卖掉就是胜利,谁还去管这些新闻的真假。

……

差不多四十分钟,苏定贤搭乘出租车来到了香港岛的柴湾区。

相比新界,香港岛要热闹的多,即使稍显偏僻的柴湾区,也是高楼大厦林立,放眼望去,一片繁华。

苏定贤在车后排扫了一眼计程器(咪表),从新界元朗到这里差不多要六元钱。

那司机大佬不知道苏定贤看了“咪表”,眼看到站,就习惯性地伸出巴掌使劲儿拍了拍咪表,说道:“诚惠,八元钱!”

苏定贤看得清楚,那“咪表”挨了巴掌后价位立马从“六元”跳到“八元”。

“跳表”这一招是这个年代很多司机大佬常用的伎俩,当然,那也要看乘客是谁。

很显然,这位司机大佬把苏定贤当成了“水鱼”来宰。

苏定贤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直接递十元钱过去。

司机大佬正要找两元钱,苏定贤说:“不用找了---呐,这上面可是你们公司的投诉电话?”

苏定贤瞄了一眼车前摆放着的出租车营业执照,以及驾驶人的详细信息,当然,还有出租公司的投诉电话。

司机大佬:“……?!”

马上笑道:“不好意思啊,刚才好像算错---我该找你四元才对!”

苏定贤也笑了:“我数学不好,识字也不多,不过好像你这上面有写‘投诉成功,获赔三倍’……”笑眯眯地指了指那投诉一栏下面的小字。

司机大佬:“……?!”

苦着脸道:“大佬,你究竟要怎样?”

“三块啦,你好我也好!”

“挑,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叫来十七八个弟兄?”

“我信!”苏定贤笑道,“不过事后你还要请客吃饭,搞不好花的比亏的还多!”

司机大佬:“……?!”

苏定贤笑眯眯地朝他伸手,“和气生财啦!”

司机大佬不得不找七元钱给苏定贤,等于说苏定贤白白省下三块钱。

苏定贤下了车,亲切朝司机大佬挥手告别。

司机大佬则把手伸出车窗,朝苏定贤竖中指,“顶你个肺!”

望着远去的出租车,苏定贤耸了耸肩,他不介意多出或少出几块钱,他介意的是别人把他当傻瓜看。

……

头顶的太阳更加炙热。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苏定贤摸了摸肚子,咕咕叫,感觉有些饿,于是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名字叫“周记车仔面”的地摊,随便要了一碗杂碎面。

贩卖车仔面的木头车中放置金属造的“煮食格“,分别装有汤汁、面条和配料,顾客可自由选择面条,配料和汤汁,通常一块钱就可饱吃一顿。

而在众多“车仔面”当中,又以“杂碎面”最为出名,是普通劳动大众最喜欢的“美食”,原因是配料多,份量足。

一般来说一碗杂碎面里面包括有萝卜,鱼丸,猪皮,猪血,还有大肠。

这些都是一些极其廉价的配料,属于那些富人不屑一顾的“杂碎”,可是经过地摊师傅神奇之手,很快就变成一大碗热气腾腾味道鲜美的杂碎面,端上来时再撒上一些葱花和香菜,红白绿搭配,很是诱人。

苏定贤一向是个嘴巴很刁的人,尤其在饮食方面,很是讲究。

不过苏定贤也明白自己现在处境,还不是那种大鱼大肉吃燕窝鱼翅的时候,就自己身上那些钱,还有其它的大用处,现在有碗杂碎面吃,已是不错。

苏定贤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面,幸好,师傅手艺不错,不但卖相好,这面的味道也很棒,猪皮有嚼头,猪血有弹性,咖喱鱼丸更是味道十足。

这家地摊虽小,顾客却很多,尤其到了大中午,顾客就越来越多。

而这些顾客又大多是那些穿着简陋的苦哈哈,浑身酸臭,有的甚至脱掉鞋子,脚臭味满天飞,吃饭的姿势也都很粗鲁,要么脚踩在凳子上,要么随便擤鼻涕,咳嗽吐痰。

帮忙的小伙计围着油光发亮的脏围裙,嘴里叼着香烟收拾桌子碗筷,就用一脏盆子,拿了抹布将那些剩饭剩菜一股脑扫进盆子里。

苏定贤原本食欲大动,可是此刻看了周遭环境和小伙计打扫卫生的方式,再瞧一看那杂碎面,就有些吃不下去了。

耐着性子又吃了几筷头,苏定贤放下碗筷,问那打扫卫生的伙计:“附近哪有卖西装的百货商店?”

在苏定贤看来,这个时代的香港对于穿着打扮很是在意,你穿得好了,别人就高看你几眼,你穿的太差,别人的目光就会有鄙夷。

何况明天就要去《明报》面试,现在的《明报》好歹也是个文化人聚集的地方,总不能随随便便穿件衣服过去。

再看看自己身上那套民国版的短打衣衫,圆领白汗衫早已被汗水褟湿,下面那条黑色的宽腿裤也皱巴巴的,脚底下棉布鞋也是黏糊糊的,穿在身上不舒服不说,还活像出土文物。

伙计显然有些不耐烦,叼着烟也不说话,随便指了指东边。

苏定贤就放下饭钱,剩下的杂碎面也不是吃了,径直走了出去。

后面,小伙计麻利地把苏定贤剩下的半碗面“哗啦”倒进盆中,嘴里念叨:“挑,这么浪费!”伸手捏起里面的鱼丸直接丢入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