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谋划未来】

小说: 重生文坛登龙术 作者: 镔铁 更新时间:2020-07-31 11:29:03 字数:2907 阅读进度:5/61

“宏信女子书院”路上---

“兄弟你不知,现在像我们这些拉黄包车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苏定贤虽然穿着普通,可是气质温文尔雅,很容易让人亲近;而这黄包车大哥又是有名的话痨,这都憋了半天,好不容易逮住一个顾客,苏定贤就成了他的倾诉对象。

“十年前,全香港差不多有三千七百多个人力车,我们每拉一人能够赚足八分钱,路要是远就加价;等到1958年的时候,那些大巴电车开始流行,价格低廉,一人一票才六分钱,抢走我们很多生意,现在还在拉人力车的不足三百!”

“为了讨生活,我们这些苦哈哈也不得不降价,以前搞了一个‘五分钱环港游’的大行动,最后却被那些英国佬打压---谁都知道的啦,那些大巴和电车都是从他们英国进口的,巴士公司和电车公司也都有洋鬼子的股份,他们要捞钱,就逼得我们无饭吃!”

“我们自己饿肚皮不怕的,可是我们的家人也要食饭!鬼佬想要逼绝我们,我们就偏不如他们的意!”黄包车大哥愤愤不平,嘴里把那些鬼佬洋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苏定贤听着黄包车大哥的“唠叨”,并未发表什么意见,也不像其它顾客那样表示同情。

在苏定贤看来,这就是个大变革的时代,你不跟着潮流改变,还一个劲儿地拉你这黄包车,饿肚皮是早晚的事儿。

“做人呢,要学会变通!”

“树挪死,人挪活!”

老祖宗早就有讲过,是你自己想不明白,怨不得别人。

黄包车大哥骂了一通大巴公司和电车公司,以及这些公司背后的鬼佬之后,又开始骂自己那贪吃的儿子,还有不好好上学的女儿。

“我那个衰仔,肚皮塞多少都食不饱,也不知是不是饿死鬼投胎!每次猪血粥能吃三碗,阳春面更是吃足五碗!”

“还有我那孬女,在学校不好好学习,总是和那些小阿飞混在一起,不大年纪就学会抽烟---上次躲在茅房抽烟被我发现,我就用皮带狠抽了她一顿……”

……

苏定贤再无兴趣听这大哥发牢骚,他神思开始飞到别处。

实际上,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苏定贤就开始考虑自己未来的人生计划。

在他看来,眼前的香港,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

好在机会多多,无数大佬,大亨借着香港发展的浪口,叱咤风云。

当中最有名的例如霍鹰东,李佳诚,还有澳门何赌王等等。

说这个年代很坏,那是因为六十年代的香港黑白不分,社团横行,在英国人掌控下的香港警界更是比社团还黑。

别的不说,前世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四大探长》,还有《追龙》等,已经把这个年代的香港展现的淋漓尽致。

苏定贤很理解这个“便宜老妈”李秀娥凑足钱让他拜师学艺的想法。

这个年代的穷人很多都走这条路---以前是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现在则是学好了功夫,就可以去混江湖,混进社团给人做打手,搞得好了混个“双花红棍”当当,然后就可以光宗耀祖,鸡犬升天。

至于在江湖上死不死,残不残,暂时就管不了那么多---人连肚子都喂不饱,还管那些做什么?

而对于苏定贤来说,去辛辛苦苦做武师,给人当打手,这样的“重生”实在无趣,也太掉价。

当然,去工厂安安稳稳做个打工仔,也不是苏定贤想要的,他受不了那种按工计件的机械生活,更受不了用血汗换来的微薄薪水。

纵观这个年代的重生,貌似最好的出路就是去做警察,然后像电影中的大探长雷洛,捞足五亿,跑路去外国。

不过,这样的职业和生活也不是苏定贤想要的。

原因很简单,你一个男子大丈夫,又是开了外挂重生来的,难道就那么一点出息,赚了五个亿就去跑路?然后还一辈子回不了香港?想一想就很挫!

何况,未来人家王巨富可是说了,先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连一个亿都成小目标了,你五个亿还算个屁!

纵观以上原因,所以在苏定贤重生之后,他首先考虑未来的职业必须是一个有前途的,最起码可以“名利双收”的好职业!

靠着“重生”这只“金手指”,很快苏定贤就得出了结论,那就是---做文人!

……

六十年代的香港,除了字头昌盛,警界枭雄无数之外,最脍炙人口的就是香港文坛的大爆炸。

而这场大爆炸源于五十年代香港的一次传统武术比赛---1954年初,“吴公仪与陈克夫国术表演暨红伶义唱筹款大会”!

正是因为这场擂台赛,直接催生了新派武侠的诞生,为此,一代武侠宗师梁宇生直接写出了人生第一部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

而这部小说的出现,直接抛砖引玉,引出了新派武侠大师金镛的初篇著作《书剑恩仇录》。

自此,港台武侠直接开启爆炸模式,在短短十年间,两地涌出上千武侠小说家。

经查,其中能够被叫得上名号的就有六百八十四人,至于那些代笔的,做抢手的,以及冒名顶替的,就更是多之又多。

在这些武侠大师之中,金镛成就最高,成为未来侠坛“武林盟主”,文坛的“扛把子”,一手创办香港《明报》,最终成就辉煌人生,靠着写书卖报,成为香港大名鼎鼎的亿万富豪,真可谓名利双收。

苏定贤上一世就是搞文艺杂志出身,平时又超喜欢看武侠小说,很多名家作品都能熟记胸间,即使记不清的,也大致知道一些脉络和轮廓。

对于苏定贤来说,这无疑是“金手指”带来的超级“福利”---在这个年代既然不能搞金融期货,那么就写写文章,一边捞钱,一边混一个文坛盟主当当,如此人生,岂不快哉?!

于是,从几天前苏定贤就开始关注香港文坛,尤其是关于武侠小说方面的事情。

通过香港的很多报纸,苏定贤知道,作为香港侠坛“扛把子”的金镛,现在正在搞“双开”。

为了赚取更多利润,卖出更多报纸,金镛在他主导和经营的《明报》上面分别刊登他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和《侠客行》,以至于把其它报纸压得喘不过来气,很多报纸都在急招武侠作家,尤其那种能够写出优秀武侠小说的人才。

甚至于,为了对抗金镛这种很不仁道的“双开”,香港各大报纸开始疯狂飙车,从台湾引进武侠“四大天王”中的古龙和卧龙生,用他们的小说《浣花洗剑录》和《飞燕惊龙》来集体对抗金镛。

可以说,现在香港的文坛是“硝烟四起”“金戈铁马”,尤其武林盟主金镛主导下的香港《明报》,业已从1963年的亏损,转成了现今的超级盈利,并且金镛以及其它股东正在商议明年扩大商业战场,准备创办《明报杂志》。

因此,现在香港《明报》急需人才,甚至在报纸的头版头条都有大型的“招募”广告,无论薪资还是待遇,都很让人心动。

最主要的,金镛在招募广告中承诺,只要应聘者足够优秀,能够独当一面,那么未来公司会考虑给予干股。

苏定贤是什么人?

他可是开了外挂的,当然清楚未来《明报》集团未来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而该集团给予的干股又会变成怎样的巨额财富!

所以,苏定贤动了心,他准备去应聘香港《明报》。

因为,他认为自己就是金镛大大此刻最迫切需要的那位优秀“人才”!

……

可是没等苏定贤开始行动,他那个便宜老妈李秀娥却不打招呼就给他交了拜师费,想把他塞到龙威武馆,当成未来的“金牌打手”来培养。

苏定贤当然不干咯,做打手,冇前途!

这才自导自演了一幕“弃武从文”的戏码,顺便也把那一千块拜师费也给“要”了回来。

就在苏定贤胡思乱想的时候---

“兄弟,宏信女子书院到了!”

那位满头大汗,浑身湿透的黄包车大哥忽然扭过头,大声对正在沉思的苏定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