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弃武从文】

小说: 重生文坛登龙术 作者: 镔铁 更新时间:2020-07-31 11:29:00 字数:2643 阅读进度:2/61

拜师仪式现场---

苏定贤就那么冷冷地站着,也不跪下拜师,显得很突兀,很诡异。

那位岁数有些大了的老司仪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之前那些人往往还没等自己喊完,就“噗通”跪下,火急火燎磕头就拜,生怕赵师傅不收自己。

眼前这个苏定贤却刚好恰恰相反,无动于衷不说,看模样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赵师傅拒收。

一直坐在太师椅上稳若泰山的赵志敬赵师傅见苏定贤望着自己不说话,也不跪下,他忍不住了,开口道:“你就是苏定贤?”

苏定贤说:“是!”

“你阿妈叫李秀娥?”

苏定贤:“是!”

“我记得清楚,前几天你阿妈跪下求我收你为徒……”

苏定贤笑了:“是吗?”

赵志敬也笑了:“怎么,你不信?”

“我信。”

“既然信了,怎么还不跪下?”

“我不能跪。”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拜师。”

赵志敬:“……?!”

脸上露出一抹错愕。

周围众人更是目瞪口呆。

“什么意思,不想拜师?”

“他是不是疯了?!”

“那他来这里干什么?”

赵志敬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众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就抬抬手,让大家伙静下来,然后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定贤说:“我有无听错?你说你不想拜师?”

“是的!”苏定贤回答的很笃定。

“能不能给个理由?要知道,这里这么多人都抢着拜我为师!”赵志敬轻蔑地用手指了指那些人。

苏定贤微微一笑:“很简单,我觉得习武没前途!”

赵志敬被气笑了,狠狠地揪了一把下巴上的络腮胡子,“你说习武没前途?那么做什么有前途?”

苏定贤用左手食指敲了敲脑袋,“当然是读书食脑啦!”

赵志敬:“……”

继而哈哈大笑起来,像看滑稽猴子一样看着苏定贤。

周围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面色尴尬,也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跟着赵师傅一起笑。

赵志敬笑毕,脸色一凛,冲着苏定贤怒目而视:“既然你不想拜师,那么来这里做什么?”

苏定贤微微一笑:“讨钱!”

“讨什么钱?”

“我阿妈交给你的拜师费---一千块!”

赵志敬:“……?!”

想要笑却实在笑不出来---这小子是不是脑袋秀逗了,竟然想要把拜师费要回去?!

周围那些人也表情怪异,像看傻瓜一样看着苏定贤,心说,谁不知这赵志敬赵师傅是有名的“铁公鸡”,到了他手里的钱,你能要回一分一毫算你厉害。

“我有无听错?你说什么来着?你想要要回那一千块的拜师费?”赵志敬一脸轻蔑地瞅着苏定贤,还故意用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

苏定贤气定神闲,吐出一个字:“是!”

赵志敬笑容慢慢收敛,三角眼一瞪,然后故作幽默地朝苏定贤摊摊手道:“我的回答也是一个字---冇!”

周围人见赵师傅这么“幽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太好笑了,这苏定贤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是啊,要不就是中邪脑袋秀逗了!”

“他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赵师傅又是什么人?!”

面对周围的嘲笑和轻蔑,苏定贤依旧气定神闲,用左手指尖挠了挠鼻梁,笑着对赵志敬说:“赵师傅,你是不是在讲笑?”

“我讲笑你个鬼呀!你算老几?现在这些钱在我兜里,我为什么要把钱退给你?告诉你知,这钱是你老妈跪下来求我,我看她跪在地上不像样子,这才勉为其难收下!一句话---有的进,无的出!”赵志敬直接翻脸,再无半点一代宗师风范,变得蛮横霸道。

苏定贤也笑了,“那么我怎样做你才肯把这笔钱退给我?”

“没得退啦,省省吧!”

“要不,赌一把?”

“呃,赌---?”赵志敬眼睛一亮。

原来这赵志敬平生有两大爱好,就是好色和好赌---往往一听到“赌”字就开始心痒痒。

武林人士,有这样的爱好很正常。

自古英雄爱美人,要么就是爱赌钱---现在很火的古龙小说里面就都这样写。

“哈哈,我倒忘了,你是姓苏的,你老爸苏大春就是有名的烂赌鬼,想当年差点把你老妈都给输掉!”赵志敬讽刺道。

苏定贤不为所动,“那你赌是不赌?”

“挑!你拿什么跟我赌?你看看你,一副穷酸样,浑身上下估计连一个子儿都没有!”赵志敬骤然站起,瞪大眼,爆粗口道。

说真的,赵志敬很不爽苏定贤这副淡定从容模样---无权无势,你淡定个鸟啊!

苏定贤笑了,从容不迫地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一枚精致的小挂件。

只见那挂件差不多有拇指大小,系着红绳,晶莹剔透,水头翠绿翠绿的,仔细一看,却是一枚造型逼真细腻的翡翠观音。

男戴观音,女戴佛。

在香港很多男仔都喜欢佩戴观音挂件,除了祈福辟邪之外,这种翡翠挂件还是一种很好的装饰品,尤其在大夏天的时候,脖子里露出这么一个东西,就显得很有品味。

尤其那些有钱的阔佬,更是喜欢用粗金链子搭配拳头大的翡翠大挂件,一股脑挂在脖子上,珠光宝气的,显得很是阔绰气派。

“那是个什么玩意,拿过来瞧瞧!”赵志敬眼尖,说道。

苏定贤就把那枚精致的翡翠观音递了过去,嘴上说道:“这是我们家传的宝贝---翡翠观音!”

“狗屁的宝贝,你们苏家是有名的穷鬼,能有什么宝贝?”赵志敬嘴上说着,却用手抚摸着那枚翡翠观音,即使他对玉石一窍不通,也能感受到这枚玉观音的晶莹剔透与光滑柔腻。

“王师爷,你帮我掌掌眼先!”赵志敬实在看不出好赖,就把那“玉观音”递给了身边的老司仪。

那老司仪差不多五十来岁,跟赵志敬一样也穿着一袭青色长袍,只不过那袍子旧了很多,手肘部分还有些补丁,脸相苍老清瘦,一说话露出满口被烟草熏黄的老牙,模样唯唯诺诺。

原来这叫“王师爷”的老司仪是赵志敬武馆特聘的账房先生,除了粗通文墨之外,对于鉴赏古玩玉器也很有一套。

那王师爷见赵志敬发话,就忙接手,又是摸又是搓,就差拿到嘴边舔一舔,仔细瞧了瞧,然后眉开眼笑邀功地对赵志敬说:“看准了---好东西啊,老坑料的缅甸翡翠,至少值这个数!”偷偷在底下朝赵志敬比划了一巴掌,意思是五千块。

赵志敬心中大喜,回头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苏定贤道:“你这小玩意还值俩钱---你想抵多少?”

苏定贤:“五千。”

赵志敬嘴一撇,直接把玉观音抛还给苏定贤,“就你这破玩意还抵五千?我最高作价三千块,要么和我赌一把,要么滚蛋!”

苏定贤接过玉观音,剑眉挑了挑,说:“好!”

见苏定贤答应和自己赌一把,赵志敬心里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已经看上这块美玉了,生怕苏定贤真的走掉。

苏定贤把玉观音塞回裤兜,嘴里对赵志敬说道:“你赢了的话,只需找我两千块,这枚玉观音就归你;倘若你输了,就把那一千块还给我!”

“另外还有---”苏定贤补充了一句,“赌什么,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