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海底入化 求推荐

小说: 从斗破开始横行诸天 作者: 六碗真菌 更新时间:2020-09-15 13:13:09 字数:2390 阅读进度:24/35

“亿科集团的赵均?你耍我啊!”

鲁成文一脚将“刀子”踹倒在地,相比亿科集团,他效力的大兴公司就是个小公司。

赵均这个太子爷他又不是没见过,根本不会功夫。

“老黑,把他给我拖下去,清醒清醒。”

鲁成文有点生气,被打成这样连人家的来路都没搞清楚。

正在一边奋力锤着沙袋,皮肤黝黑的拳手停了下来,狞笑一声。

刀哥鼻孔塌陷,脸高高肿起,见老黑不怀好意的走来,赶紧一下抱住鲁成文的腿:“文哥,你要罚我可以,一定要给兄弟们找回场子啊!”

跟进来的几个马仔忍不住求情道:“文哥,都是那小子使坏,饶了刀哥吧!”

“哼!还不快给我去查。”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只要确定不是亿科集团的人,决不能放过。

萧学森已经深得内三合的精要,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也只有做到内三合才能勃发暗劲。

体内有低沉的牛吼,蛙鸣,钓蟾劲与蛮牛劲相辅相成,偏重五脏六腑的锻炼,内接外引,熬炼大筋,深入骨髓。

形意的“虎豹雷音”其实是抖出来的,节节贯串,声如闷雷,通过震动来锻炼,也是要深入到骨髓中去。

易骨,易筋,易髓,完成这三步功夫,通神入化,全身喷劲如针,可以称作国术宗师级高手。

王超和萧学森短短几年入了暗劲,达到了很多拳师一辈子都在奢望的成就。

王超国术天赋绝顶,人生际遇更是超乎寻常。萧学森传承也无忧,而且根本就是在玩命修炼,算是另类的“盗天机”。

“汪,汪汪汪……”

萧学森拿着小剪刀,在纯净洁白的博美身上修理得整整齐齐。

安置在肩膀上,犹如一团棉花,一对乌黑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特别可爱。

“小白!”

手指逗了逗小博美,给它取了个没什么新意的名字,从心所欲而已。

几年过去,诸天招聘系统账户里也涨到了36288个金币,萧学森真怀疑斗破世界是不是才过去几个月。

离开古风小镇,萧学森继续上路。

特制乌鸡黄精汤,秘制王八膏子党参汤……

萧学森开始食用自制药膳,加快强壮筋骨,速度换血。

练成暗劲并不比明劲时增长多少力气,不过是多了一重劲力,兼且每一拳都能整劲而发。

不经过洗髓,一千多公斤的力道就是瓶颈了,明劲打死暗劲是常有的事。

用药也不是越名贵越好,而是要对症,讲究一个吸收,如果药力沉淀,反而会伤肾。

无论是药力的选择还是对药量的控制,自然难不倒萧学森,这也是他自信能够很快入化的缘由。

其实兑换品级丹药也能一步到位,萧学森却还是选择更慢的药膳,体会从弱小到强大的整个过程,这是丹药不能弥补的地方。

进度徒然快了十余倍,萧学森细细感受身体的变化,心意更加平静,上层拳术与生活的点滴是分不开的,杂念太多必然障碍重重。

春去,夏也去,时值清秋。

哗啦啦啦啦……

海水涨潮,一波又一波打在萧学森的身上,一步步走向海洋深处。

“系统,兑换新鲜空气。”

小半年,萧学森的筋骨壮大到了一个极限,易髓也到了一个关键时刻,药膳已经没有用了。

“好冷!”

海水底层是冰凉的,随着慢慢沉降,巨大的压迫让萧学森呼吸困难,泥玫江和大海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萧学森在海水中,开始慢悠悠的打拳,听劲发挥到极致,借力打力,始终定在一个位置半月有余。

“太极如摸鱼,八卦像推磨,形意是捉虾。”

在陆地上,无水也要当作有水。

在大海里,有水也要当作无水来练。

国术打法以刚猛为主,这也符合武者的天性使然,巧劲更多的是辅助。

萧学森一反柔顺缓慢的常态,炮,锤,鞭,轮番发劲,海水剧烈翻滚,激荡。

本来悠哉悠哉的鱼类被骤然震死一大片,血腥味扑鼻,可萧学森不管不顾。

挥拳,不断挥拳,不管是小鱼,还是大鱼,都成了他的对手。

没有定在一处,而是浑身鼓力,借着暗流游走,主动出击,一个都不放过,除非遇到恐怖的大鲨鱼,鲸鱼。

他就像是水中的滚动的炮台,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他被鲨鱼群追逐过,在水中如履平地玩命逃脱。也和可怕的海蛇较劲过,几次都被缠绕窒息,最后靠着巧劲才活活耗死了大海蛇。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大松大软,大猛大烈,至刚至柔趋于圆满的平衡。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水流四面八方炸开,形成一个短暂的真空地带。

一处暗礁上,萧学森古井无波,既厚重又轻飘,感觉很矛盾又浑然一体。

体内却是血气翻涌,仿佛是骨髓造就了最沉重的血液,牙齿脱落。

枯坐一个月后,再生的一口牙齿,细密洁白,莹莹如玉。

“这就到化劲了?可能……还不止!”

萧学森感觉他浑身毛孔清晰可见,整劲混元,喷勃的劲力真正的细比蚕丝,锋芒似钢,也可绵软如棉絮。

进步实在是太大了,在化劲中都走出了很远。

对劲力的把握妙不可言,适应能力极快,他开始服用蓄力丸。

明劲、暗劲、化劲,三种练法他都已经通达,从此再无顾忌。

胃部强大的消化能力,一个星期就能消化一颗。两个多月后,吞服了10颗蓄力丸,萧学森足足增长了三千公斤的力道。

现在的他,可怕,极度可怕!

使不完的力气,磅礴的生命元气,萧学森异常踏实,整个人都感觉已经脱胎换骨。

还不够,萧学森继续往更深的海域沉浸。

视线慢慢变得更加幽暗,压迫更加强大,惊悚的感觉萦绕心头。

周深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冰冷的暗流,仿佛被怪兽与恶魔盯上,源于最古老的恐惧挥之不去。

萧学森开始修炼《金钟罩》和《铁布衫》,这两门功夫的道理他已经研究通透。

本身已经是化劲宗师,不用再按部就班,经过他细微调整,利用海底可怕的暗流来快速精进。

黑暗之中,寂寞,孤独,恐惧……。

他不但在练身,还在炼心。

气血越发汹涌,筋骨皮膜千锤百炼,脊椎节节耸动,一条苍劲的大龙正在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