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穿越龙蛇

小说: 从斗破开始横行诸天 作者: 六碗真菌 更新时间:2020-09-10 09:05:47 字数:2584 阅读进度:8/35

萧学森将戒指滴血认主,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戒指里面有五千米方圆,最重要的还是能装活物,真个遁命的利器!

只要不倒霉到直面斗尊强者,躲起来被斗皇发现的几率极小。

有这个够苟的底牌存在,萧学森安心不少,毕竟他也不知道会随机穿越到哪个高危世界。

萧学森暂时的斗者七星修为,在低武世界也许还可以冒充一阵子先天后期的神棍。

而以他那拙劣运用的冷灵骨火拿去斗战,碰到武道天境巅峰的猛人八成还是得跪。

在现实里,猝遇不敌之强手,热血升腾顶破天灵盖也没用。

顾及小命之大事,自认钢不起来,萧忽悠二话不说,先躲去别的世界转转。

真惹毛了他,以后带着一群高级打工仔溜达回来,再锤翻、拍烂了就是。

衔环结草,以直抱怨!

萧学森一念之间整个人来到戒指内部,而原地落下一枚光华内敛的淡黄戒指,万事也难苛求尽美。

戒指里,小小的天空上带有绚烂的蓝紫色光丝,星空与白昼交替,应该是个幻阵,只有提供照明的功能。

“星辰阁。”

居然有一栋古色古香的阁楼,是药尘歇息过的地方,可惜里面没什么宝物了。

萧学森将厢房里瓶瓶罐罐的丹药给搬进阁楼收藏好,又在系统那兑换了一套舒适的家具和摆设,重新将星辰阁布置了一番。

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焕然一新的星辰阁让萧学森很满意,也算有个归宿之地了。

其实萧学森还看上了一些不依赖斗气的特殊功法和武技,尤其是锻炼肉身的功法和修炼灵魂的秘法,不过即使是白菜价他目前也兑换不起。

除非把药尘回收了,萧学森还狠不下那个心。

“萧炎,今天大哥要走了,你要好好工作,努力变强。”

即使早有了心里准备,萧炎听了还是黯然神伤。

“大哥……”

“暂时离开罢了,今后还能再见。”

见两个大男生突然生离死别的模样,萧熏儿实在忍不住:“萧大哥,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萧学森悠悠然:“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中州?”

“别猜了,一个你们古族也找不到,更到不了的地方!”

没想到萧学森还知道她是古族之人,一瞬间心乱如麻,吐了吐舌头:“骗人!”

萧炎偷看了下萧熏儿,若有所思,心里嘀咕:“古族?难怪三大长老似乎有点怕熏儿,看来熏儿的身份也不简单。”

感觉时间快到了,萧学森想了想又掏出一卷红色卷轴给萧炎。

“萧炎,这是平炎诀,地阶低级火系斗气功法,等你成为斗者就能修炼,至于天阶功法需要你自己去奋斗了。”

平炎诀正是药老的本修功法,焚诀他是不会再给萧炎了,甚至移除了兑换清单。

萧炎有工作证这个挂壁存在,超越原时空的成就不再是梦话。

三个月,萧炎从斗之气三段回复到了斗之气六段,成年礼前的斗之气七段考核及格线已经是小意思了。

一向精明的萧炎反倒扭扭捏捏起来:“大哥,我……”

“收下吧!这是大哥给你的礼物。”

萧炎默默接过,暗暗发誓一定好好工作,收集十五朵以上的异火,证明自己的能力。

穿越(100%)

正在强制回归……

没有跟萧战老哥再道别,萧学森就这么突兀地在萧炎和萧熏儿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世界根本没有这个人。

萧熏儿花容失色:“这……”

斗尊强者的传送她都司空见惯了,但都有明显的空间波动,除非是斗圣当面。

萧炎反而更加平静,信心十足,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萧大哥还怎么遨游诸天万界。

暂别待了三个月的萧族,萧学森没有任何不舍和感慨,他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依恋是留给有归宿的人,而他,只要一步一个脚印,即使天涯海角,都不再是挂碍。

萧学森恍若从空气里长了出来,孤身伫立在一条庇荫的小路边,周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密林。

正值转寒的季节,天色朦朦胧胧,清晨的雾气未消,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公园里的现代化设施。

萧学森先是感受了下手上淡黄的戒指、丹田中心的冷灵骨火和外层弥漫的斗者七星斗气。

都还在,且不影响使用。

只是当他运转焚诀试图修炼斗气,不出意料,毫无效果。

穿越就像做梦一样,他不敢去想为什么诸天招聘系统要隔绝他最初的故乡,因为他更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他本就是蔚蓝之星上的孤儿,流浪于茫茫人海的边缘,前途无亮!

“不曾想穿越到了现代,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呢?”

萧学森站在原地,没人能给他准确的回答。

而系统又挺死板,除非是与回收或兑换有关,其它一概不理,他只得亲身去探索了。

诸天招聘系统:

招聘官(萧学森)

穿越世界(0%)

招聘岗位(工作证2张)

注册资产(6820金币)

员工(萧炎)

后台备注:药尘灵体1个(可回收100W金币)

瞧见工作岗位增加了一个,他又点开穿越世界来查看冷却进度,估算了一下能够停留的时间,萧学森内心都有点发凉。

“整整12年啊!”

这次实在是长,他至今才16岁呢!

萧学森迎着大清早的冷风在公园闲逛,普通的寒热他已不惧,冷灵骨火散发微弱的火能从里到外温暖着躯体。

暂时没打算离开公园,暗自思忖,主角与他的降临之地可能会有所关联。

曦光荡漾,深重的露水渐消。

姑娘穿着白色运动服,爽利的马尾辫在风中摇曳,与萧学森跨着三丈之距静静对视了一眼。

“难道是主角?女的?”

这姑娘气质可真特别,初见似清纯的小女孩,再看又似饱经世间沧桑的大姐姐,一双眼睛仿佛能够洞悉人心。

熟不知萧学森在唐紫尘的眼中更加另类,大清早,银冠束长发,还穿着一身古代华服在公园里溜达。

“是个人爱好,还是剧组人员?”

以唐紫尘触及“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心境与化劲巅峰的眼力,自信地判定了萧学森只是个手脚稀疏的普通人。

在国术里,“秋风未动蝉先觉”也不是神话。

人对心与意的锻炼到达敏感至极的境界,对危险与敌意才会有清晰化的心血来潮。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那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天路。

萧学森的灵魂已经脱离普通人散漫游离的状态,稳定在凡境初期,灵魂感知甚至能够外放三尺洞察药材的内部结构,自然也有一定的屏蔽本能。。

唐紫尘是精通八卦拳术,却不是个八卦的女子。既没威胁,也没避开萧学森,自顾自的开始打拳。

此刻,她的心眼里只剩下缓缓划动的双手,不为外物所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