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1章 爱你我说了算62

小说: 痴缠蚀骨:呆萌帝少好坏坏封行朗林雪落 作者: 大周周 更新时间:2020-08-01 22:04:13 字数:3746 阅读进度:2580/2580

第2581章爱你我说了算62

“咳……噗嗤!”

饿狠了的封十五刚吃了一块封小虫递给他的蔓越莓曲奇小饼干,就被义父封行朗的话给呛到了。

封行朗眯眼看向封十五,“有这么好笑吗?你跟你师傅怕不是一伙的吧?!”

“义父,要一伙,我也得跟您一伙儿啊!”

封十五连忙将封小虫递给他的果盘送到封行朗的面前,“义父,您尝尝,小虫给您做的蔓越莓曲奇饼干。”

“那是他特意给丛安安做的!”

封行朗悠哼一声,“我这个亲爹可没这口福!”

“爹地,这次做的是甜口味儿的,下回小虫给你做咸口味儿的!”

封小虫知道爹地不喜欢吃饼干,尤其是腻人的甜饼干。

“封邢程,虽然爹地生你,不图回报;也不图养儿防老……但你也不能让爹地太寒心嘛!过来,让爹地抱抱!”

封行朗身体的慵懒的,但精神世界却是亢奋的。

“小虫都大了!不要抱了嘛!”

封小虫朝着楼上瞄了一眼,“小虫去喊晚晚妹妹下楼来给你抱吧!”

“不给我抱是吧?那我可就抱安安了!”

为了表示自己并不是在吓唬小儿子,封行朗真的起身朝偎依在丛刚身边的丛安安走了过来。

“小虫子爸爸,你还是抱晚晚吧!”

除了自己的爹地,丛安安几乎不跟任何男人或男孩有肢体接触。连封小虫都很少能牵到丛安安的手。

“你也不给抱是吧?那我可抱你爹地了!”

封行朗装腔作势的朝丛刚张开双臂……丛刚又是一激灵!

“渣爹,小虫给你抱吧!”

封小虫立刻奔了过来,把自己拱到了渣爹封行朗的怀里。

看起来是那么的不情不愿!

要不是因为渣爹为难大虫虫和小安安,他才不会主动投怀送抱给渣爹呢!

丛刚捏起的拳头又慢慢的松了开来。

本以为今晚可以平静无波的度过,却没想封行朗又发火了。

只是因为一碗五谷杂粮饭。

“小虫,我们来比谁吃饭吃得多!”

因为义父封行朗不能喝酒,封十五便提议要跟封小虫比谁吃饭多。

让义父转移注意力,最好能跟着吃上几口五谷杂粮饭。

“好呀!谁输了,谁今晚陪我爹地一起睡!照顾我爹地晚上起夜嘘嘘!”

这个活儿,原本是丛刚安排给封小虫的。

毕竟封十五只是个义子,所以晚上盯着封行朗起身,封小虫这个亲儿子最合适不过了。

“那我可赢定了!”

封十五的饭量并不大,但为了显得这五谷杂粮饭很好吃,便多吃了点儿。

封小虫则是不想输给封十五。

“都说这半大的小子特能吃……果然呢!”

封行朗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个好胃口吃着五谷杂粮饭的小儿子和封十五。

还从小儿子的碗里挖了一筷子尝了尝。

“安安,我们也来比吃米饭吧?你赢了,你晚上就可以睡我的公主房了!”

可家仆却慌了神儿,“那个……杂粮饭没有了。我刚刚重新煮了一锅。”

“呃?十五哥跟小虫哥就一人吃了一碗,怎么就没了呢?”

被扫了兴的林晚不满的问,“阿姨你晚上煮了多少米饭啊?”

“我就……我就煮了三人量的米饭。平时……平时你们也很少吃米饭的。”

‘啪哒’一声,封行朗手上的筷子用力的放下。

“阿姨,你是不是眼神不好使?先不说大人吃不吃,就这四个孩子在,你竟然只煮了三个人的量?”

“我昨天煮了五个人的米饭,可你们……你们一个都没吃啊!”阿姨有些委屈。

“因为昨天我们没吃米饭,所以你今天就只煮了三个人的量?”

封行朗淡声哼笑,“就你这眼力劲儿,还真是委屈你了!”

“晚晚,你不要吵吵的惹爹地生气了!小虫的米饭给你吃吧!”

封小虫担心渣爹发火会牵连到大虫虫,便立刻把自己碗里的米饭给分给晚晚妹妹。

“晚晚,十五哥这里有也有。”

封十五当然也不想义父封行朗发怒。毕竟是他提出来要跟封小虫比吃米饭的。

林晚立刻把自己的小碗挪到封十五面前,“小虫哥,我吃十五哥哥碗里的米饭!你把你的米饭给安安吧!安安一口米饭还没吃呢!”

一般情况下,丛安安是从不吃封小虫碗里的食物的。

可为了小虫子爸爸不生气,她便主动的将自己的碗挪到小虫子跟前。

看到四个孩子分着吃两碗米饭,封行朗心中愤怒越积越沉。

“没想到我封行朗已经穷到要让四个孩子分吃米饭的地步?!”

四个孩子,包括封十五这个大龄孩子,都没有觉得自己委屈;但做为家长的封行朗,却异常的愤怒。

“十五,去书房的保险柜拿一万块钱,让保姆结账走人!”

“对不起封先生,锅里的米饭已经煮上了!”

保姆是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米饭的问题被东家炒了鱿鱼。

“我请保姆的意义,不是用来委屈我封行朗孩子们的!”封行朗冷声。

封行朗并不仁慈。

既然拿了他的钱,就必须把事情做好。

做不好,还敢跟他唧唧歪歪;这样的保姆,要留着过年么?!

封十五下意识的看向师傅丛刚;

丛刚微微颔首:示意封十五按照他义父封行朗的意思去做!

……

晚餐过后,因为两个保姆都被辞了,所以清洗厨房的任重就落在了封十五身上。

见十五哥哥又是抹桌,又是洗碗的,封林晚自然是舍不得让十五哥哥一个人干的;便卷起衣袖去厨房帮忙。

“安安,你去厨房帮忙吧!”丛刚温声。

“哦,安安这就去!”

丛安安听话的朝厨房奔了过去。

“安安,等等我,我也来帮忙!”

封小虫立刻跟上了丛安安的脚步。

像洗碗这种家务活,封小虫几乎从不让安安做的。他就是这么的宠妻!

封行朗依在厨房的门框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四个孩子洗碗抹灶。

“小虫,你带晚晚和安安妹妹去客厅玩吧!这点活儿,我一会儿就能弄好!”

即便不用转身,封十五也能从玻璃里看到依在门框上的义父封行朗。

知道义父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封十五便提议让小虫子把两个妹妹带出厨房。

“就让他们三个一起帮忙洗吧!”封行朗淡淡一声。

突然感觉:这样的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温馨!

“虫子,我们是不是老了?”

封行朗问向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丛刚。

“应该是吧……”

丛刚淡应一声,“但我们老的方式不一样!”

“这老……还有方式的?”封行朗蹙眉。

丛刚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是身老、心不老;我是心老、身不老!”

身老、心不老?

心老、身不老?

封行朗也没听进去丛刚的话,只是朝他斜了一眼:总觉得这些天这毛虫子有点儿不正常!

当然了,这毛虫子也没正常过几天!

封行朗横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着。

“爹地,晚晚给你做好的芒果奶昔,你尝尝吧!”

芒果奶昔其实是封小虫在给小安安做甜品的时候,顺便给渣爹做的。

不喜欢讨好渣爹的封小虫,便让晚晚妹妹端出来给渣爹喝。

“还是我家晚晚孝顺。”

封行朗眯开眼,从女儿手里接过了那杯芒果奶昔,嘬上一口,发现凉爽入喉,沁爽入心。

关键是女儿林晚孝顺自己的,封行朗那叫一个舒坦。

不由得斜了丛刚一眼,“毛虫子,你瞧瞧我家的小棉袄,多贴心!哪像你家安安,简直就是个漏风马甲!”

这人一得瑟,就容易缺心眼儿!

“我不会把自己的舒心,建立在对自己女儿的索求上!”

丛刚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从女儿安安的身上求得等价的回报。

他一直认为:自己跟女儿,就是两个相互独立的生命体!

不会相互依靠,也不会相互牵扯!

估计丛刚这样的育儿理念,也够独一无二的!

下一秒,封行朗就斜视了过来:“毛虫子你什么意思?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是吧?”

封行朗理解不了丛刚的育儿理念;而丛刚也‘欣赏’不了封行朗对女儿无原则的溺爱!

“我又不爱吃葡萄!所以酸不酸,我根本就不想知道!”丛刚淡淡一声。

这一刻的丛刚,是有心想气封行朗的;

但似乎又不太想破坏跟封行朗平声静气说说话的气氛。

封行朗最近的睡眠时间,要远多于平常;

丛刚担心封行朗这身肥膘也跟着与日俱增。

“切,你分明就是羡慕妒忌恨!而且还小心眼儿!”

封行朗又赏了丛刚一记冷眼;然后故意将芒果奶昔吃得吧唧响。

感觉就像是吃到了千年的美味一般!就是想让丛刚跟着他一起馋!

这家伙现在真的是幼稚到了极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枚药剂的副作用!

可问题是自己了同时被注了同类型的药剂,要说有副作用,那不应该是一起有吗?

“小虫,你跟晚晚送你们的爹地上楼休息去吧!”

丛刚温声朝走出厨房给自己送来安神茶水的小虫子说道。

“哦,好的。”

封小虫立刻听话的朝渣爹封行朗走近过去,“爹地,上楼睡觉了!养好精神,明天继续给你的两个小孙孙赚奶粉钱哦!”

封行朗却看向丛刚,哼声:“我要你伺候!”

“渣爹,你不要闹了!”

封虫虫嚷嚷道,“大虫虫自从给你试药之后,他最近身体也不太好的!他也需要休息的啦!”

“臭小子,你老这么帮着他说话……谁才是你亲爹啊?”

“渣爹,我们要讲理的好不好?”

封小虫立刻拉上妹妹晚晚的手送进渣爹的掌心里,“乖爹地,我们上楼睡觉吧,有你最爱的心肝宝贝甜晚晚陪着你呢!”

目送着封行朗父子三人上楼去了,丛刚才冷眸看向封十五。

压低声音浅厉:“你跟封林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是在觊觎什么呢?还是觉得自己活腻了?”

()